猫尘

愿世界温柔以待

OOC预警
逻辑不通预警
其实想写BE(划去)

维克多难得是在一个怀抱里没有勇利的清晨醒来,通常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,他总是比勇利要先醒。这个时候,维克多最喜欢的,是静静的看着勇利安静的睡颜,直到勇利也开始清醒,然后他们两会交换一个甜腻腻的早安吻。
但是已经一个星期的早上没有早安吻了,维克多有些哀怨的想。他躺在床上,手臂搭在额头上,花了一分钟思考自己是否要再睡下去,但在床上索然无味的躺了一会儿之后,维克多还是决定起来。
他慢悠悠的洗漱,然后手忙脚乱的准备早餐,在鸡蛋又一次被煎成了焦炭的时候,他终于宣告放弃。
“总感觉离开了勇利后自己完全变成了生活九级残废呢。”维克多微微叹了口气,将那堆焦炭扔进了垃圾桶,在想着要不懒得吃,去喝两瓶伏特加当早餐算了的时候,他在冰箱上看到了勇利的留言条——
维克多,不可以喝酒,早餐在微波炉里。
果然勇利很贴心啊,不过我要想喝伏特加勇利可是拦不住的哟。虽然这么想,但他还是没有拉开冰箱门,而是乖乖的从微波炉里拿出早餐。
那之后……要干嘛呢?在吃完早餐并收拾了碗筷后,维克多开始无所事事起来——勇利不在身边真的好无聊啊。他陷进沙发里,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。但最终他还是关掉了电视,决定出门走走。

——结果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机场,维克多有些无奈,自己不就愣了会儿神,结果一不小心就来到了机场。但这样回去似乎又有点不甘心,于是维克多慢慢的走进候机厅。也许是时间还早的原因,候机厅里几乎没什么人,显得空旷无比,一种难以言诉的寂寥充斥着这个空间。他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,又开始不自觉的发呆。
说起来上次俄罗斯大赛的时候,也是这样呢。结果最后由于两个人都太想念对方,傻气的就开始跑,那是第一次,自己这么没形象。想到这儿,维克多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。
“……维克多?!”一个难以置信的声音打破了候机厅的安寂。
???!维克多在想是不是太想念勇利而导致自己开始出现了幻听。但等他抬头的时候他就不这么想了,勇利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。他猛的站起来,甚至差点摔倒——还好勇利及时扶住了他。
真好,原来是真的啊。在勇利扶他的时候,维克多就趁势紧紧的拥抱住了勇利。勇利感觉自己的肩膀有些痛——维克多抱得太紧了。他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,然后无措的拍了拍维克多的背。
这个拥抱持续了五分钟才结束,但维克多并不满足,他倾身,嘴唇贴着勇利的唇角,然后一路移到了嘴唇上,勇利有些紧张,可维克多并没有打算再进一步,他们仅仅是嘴唇相贴,然后这个吻就结束了。
“这是今天份的早安吻哦~”维克多笑眯眯的解释道,然后挂在了勇利身上。而勇利突然想起来维克多应该不知道他改航班了才对,于是边走边开口问道:“话说我改了航班这件事维克多是怎么知道的?”
“我并不知道呀,只是散步刚好散到了机场——这么想我和勇利果然很心有灵犀呢~”维克多边回答,边和勇利十指相扣。
“那么勇利为什么也改了航班呢?”
面对维克多的询问,勇利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鼻子,才回答: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想要快点见到维克多啊……”
维克多闻言忍不住拉开了嘴角,喉咙间溢满了细碎的笑声,他愉悦的摸了摸勇利的头,而勇利也因此受到感染,眼睛不自觉的就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之后他们没有再说话,但是气氛并不尴尬,反而有种淡淡的温馨感。勇利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塞进了维克多的口袋,两个人并肩走在雪地里,身影越来越渺小,但也越来越融为一体。
他们一直走着,仿佛要走到天荒地老,仿佛要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去。

——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当我打完最后一行字的时候,我总算松了口气,因为我着实不擅长写日常小甜饼。
冰尤是第一部,也是唯一一部我从第一集就开始追的番,老实说,刚开始看我觉得它和FREE,黑篮没什么不同,但到第七集,我对它的看法完全变了,这分明就是个日常恋爱番啊!(真的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会玩的官方)
看到十二集最后的双人滑时,我有一瞬间差点泪目,真的开心我遇见了这部番,也很感激官方创造了这些有爱的人,不管如何,我希望这些有爱的人幸福
最后,祝维恰生日快乐,愿你们始终被世界温柔以待。(也愿筒子们圣诞快乐☃)